森林

阳光明媚、隐月、十二~零度
资金、鼠年首集
天蒙蒙亮时,剁大头菜攉苞米面,到楼头买三个油炸糕,来到新围的鸡栅门前,开里外二道锁,把食槽摆外面,放它们出来,妈妈过来收拾昨天剩的活,我打手电筒照亮,与妈妈一起收拾。小鸡仔在外面觅食,我嚼油炸糕喂给小鸡仔们,它们喜欢喝水。
上午放小鸡仔再喂剁好的大头菜,妈妈洗掉因干活而留身上的灰,昨天下午我一直放小鸡仔,爸爸后来也帮忙,我向狼叔说明我发脾气的原因,他没什么烦燥,它们每天等我放它们出来玩,所以在门口等着。
大母鸡趴窝下蛋,小鸡仔们晒太阳、吃食,还有董叔家的刀削面,安安先与董叔玩水枪、后与我聊动画片。看鸳鸯楼集上人来人往,这是今年首集,肚子打鼓时,回家与妈妈一起赶集,之前妈妈在家洗衣服、接水,有时间给鱼儿换水。
妈妈给我一百元钱,我在集上买仙贝与丑桔共二十八元钱,由于去的晚,集市快结束,年轻俩口子问我来的为什么晚?我回放小鸡仔。由于我买白酒,兜里没钱购物,以后生活得拮据。放小鸡仔时,邻居们夸我在墙上的画好,还有仓房外面的鸡栅,人逢喜事精神爽,表扬就是动力,又画二幅,放小鸡仔倍精神。
昨天西方愚人节,环卫工人让我们拆鸡栅,父亲求情拖延几天,我与姐姐、妈妈把前面的鸡栅拔掉,大爷开三轮来拉拔掉的木桩。回家后,姐姐给我与父亲剃头,这回我自己洗的头,旁晚姐姐再次来家,用爸爸的微信与在北京的王叔聊天操作什么?昨天晚上妈妈烧水给我洗澡、搓后背,看电视过一夜。
今天破五在四点五十六分的太阳慢慢升起,下午五点四十四分的太阳与月亮交接班。
下午小狼拿快递回家,又没答理我。董叔帮低保李叔推老莫不要的铁栅,社区朱姨姐周,她家亲戚打车送来许多纸壳装的大米,爸爸帮我放会鸡,妈妈在家做晚饭,叔在三楼阳台吸烟,夏天与程姨、张奶、四楼赵姨在一起,而安安成天黏着董叔,四楼王姨拉小车求快递,老狼放毒鼠药,差点害我家小鸡仔,幸好我家小鸡仔之前吃饱

皇冠贵宾会登录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等老了,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

所有回复(0)
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,抢沙发喽...
我想说两句(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!)